士可杀不可辱

士可杀`不可辱。谁说的这句话

士可杀不可辱

shìkěshābùkěrǔ

〖解释〗指士子宁可死,也不愿受污辱。

〖出处〗语出《礼记·儒行》:“儒有可亲而不可劫也,可近而不可迫也。可杀而不可辱也。”

〖示例〗鏊谓谨曰:‘~。今辱且杀之,吾尚何颜居此。’★《明史·王鏊传》

从“士可杀不可辱”到“士可杀亦可辱”

“士可杀不可辱”,是中国人的一种传统信仰。它在中国延续了几千年,成为中华民族战胜各种天灾人祸的精神依托和智慧来源。然而,近代以来,这种信念却逐渐被以各种方式认为地淡化,甚至进行系统的摧残。如今看来,它已经成为一种极为稀缺的社会资源。作为社会的首要阶层,士在维系中国传统社会的生存和发展过程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伴随着“士可杀不可辱”这种信仰的迷失,中国社会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发展遭到了严重的干扰和破坏。中华民族为此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统治者随意杀戮士人固然可怕,统治者公开侮辱士人诚属可耻。最痛心的却莫过于,统治者这种既可怕又可耻的行为,却能够得到举过上下的狂热喝彩。如果一个民族不仅对“士可杀亦可辱”的现象心安理得,而且对此欢欣鼓舞,那么这个民族的前途和希望实在令人担忧。不幸的是,我们的国家确实经历过这种悲惨的历史。然而我们至今仍然在承受着历史的报应。因此,很有必要对此进行一番深刻的反思。

中国很早就有四民社会的说法。考之典籍,首见于《管子》。自战国以下,代有更革,但是血脉相连,士气长存。士,既不同于贵族阶层,也不同于贫民阶层。有“术”之人,才能称为“士”。《说文》解释:“儒,术士之称。”术士,又称“艺士”。传统意义上的艺术,和我们今天所讲的艺术具有很大的差异。艺术包括礼、乐、射、御、书、数在内,又称“六艺”。《说文》把六艺统统归到儒家的门下,反映了后来儒家地位上升的现实,但是和事情的本源并不符合。其实,艺术往往指称的是专门知识和技能。比如,武术、剑术、刀术、法术、权术,等等。只要掌握了一定的专门知识和技能,都可以进入“士阶层”。它构成了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主体。儒家之外,还有墨家。墨家也是士。他们自称“兼士”。儒家和墨家之外,还有很多。春秋战国,诸子百家争鸣,其实是各种独立知识分子的崛起时代。士阶层的兴起,几乎与贵族阶层的没落相同步。因此,钱穆先生将战国时期成为“游士社会”。

秦始皇统一中国,中国社会仍然没有改变“游士社会”的特征。秦国之所以能够消灭六国,主要依靠的人才都是当时在六国不能得到重用的游士。他们在秦国人才强国战略的吸引下,络绎不绝地来到秦国。很快帮助秦国发展壮大。从商鞅、范雎等人,迄于吕不韦及其众多的门客,都是游士。李斯为相,也是游士。蒙恬为将,也是游士。博士官七十人,皆是游士。在秦国,赢姓贵族掌握政权的很少。太子扶苏,也在蒙恬帐下。所以,秦国统一天下主要依靠的不是本国的贵族势力,而是游士实力。

汉高祖刘邦建立西汉王朝,主要依靠的还是各种文武游士,姓刘的开国功臣也很少。萧何、韩信、张良、陈平等人是游士,叔孙通、娄敬、陆贾、郦食其等人也是游士。至于所谓“商山四皓”更是当时名士。汉高祖为了刘汉王朝,大封同姓诸侯,异姓诸王倏加诛灭。各地游士纷纷投靠刘姓诸侯。一时之间,淮南王刘安、河间王刘德门下集中了大批的游士。中央权威受到威胁。“七国之乱”后,汉武帝开始加强中央集权。大批游士逐渐可以封侯拜相。汉武帝拜公孙弘为相,乃封其为平津侯。公孙弘本是东海一个放猪的。因为掌握和熟悉《公羊春秋》,应“贤良之荐”成为宰相。

汉武帝之后,中央集权加强,游士消失,学归官府。汉武帝建立太学。太学生出身,高者为郎,低者为吏。郎为皇宫侍卫,吏为政府科员。当吏员的表现优秀,也可以取得郎的资格,进身为郎,然后在获得担任朝廷内外各种官职的资格和机会。从汉宣帝之后,凡是出任宰相的,都是士人出身。朝廷内外官僚,都由士人组成。所以,这个时候有可以称为“郎吏社会”。

西汉太学设立五经博士,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社会中的士,由太学生转为郎吏,进而在朝,掌握政权;退而在野,管理家族。这种做法,儒家思想也不排斥。“黄金满赢,不如遗子一经。”只要时代传经,即可世代成为卿相。这样,中国没有世袭的贵族,却出现了世袭的士族。

士族的发展壮大,逐步出现了“门第社会”。士族的形成,在东汉末期。到了三国时期,中央权威崩溃,士族坐大。袁绍一家,四世三公;孔明一家,也是高门显第,所以兄弟三人,分在三国,同为显贵。曹操出身低微,用人惟才是举,,然而建立的“九品官人法”很快就成为士族操纵的工具。魏晋转移,政府被世家大族玩于鼓掌之间。东晋、南北朝时期,政权更迭不断,但是门第旺盛,岿然不动。从东汉末期到李唐中晚,门第社会绵延700多年。

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中国社会再次陷入了长期的政治动荡时期。然而,中国文化不仅没有随着政治动荡而陷入绝境,反而薪火相传,绵延不已,并且为大唐帝国的全面繁荣奠定了坚实的文化底蕴。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国文化动力,主要不是来自于统治王朝的建树。政治动乱,往往使文化事业的发展摆脱了统治者的干扰和破坏。这个时期。中华民族生命血脉的养护,端赖于当时的门第之力。

中国的门第,主要形成与士族中间。门第中人,皆为士人。上接两汉,下启隋唐,中国一直仍然维持了四民社会的基本特征。士人一直是社会的中心。他们或者偏安于南方,或者胡汉合作与北方,或者努力于再创盛事辉煌,他们构成了社会精英的主体。隋唐时期发明的科举制度,最大限度地网罗了社会各界的人才,从而使中国社会士人的热情和才华得到极大的展示。

“安史之乱”之后,北方由于藩镇割据,朝廷开始以诗赋文学取士,门第传统终于衰败。既而为进士轻薄。当时的士人,既没有门第的养护,又没有朝廷的培养,其真正的士人精神日益消散。社会逐渐失去以往的领导中心,政治学术相继腐败。唐朝灭亡,五代继起。

五代十国时期,士已非士,国遂不国。政治乱于上,学术衰于下。士人失去领导中心地位。但是,中国传统社会尚未彻底崩溃。尤其在中国南方,社会基础尚未遭到彻底的破坏,文化命脉依然存在。不过从全国范围来看,这个时期确实处在真正的“黑暗社会”。

宋朝建立,政治粗安。朝廷开始认识到养护士气的极端重要。中国传统的士人阶层正式复兴。经过几十年的努力,教育界出现了胡瑗等人,政治界则出现了范仲淹等人。中国传统的士人精神得到恢复和高扬。科举考试向全社会开放。进士开始主要出自白衣阶层。所谓“黑暗社会”转向“白衣社会”。

白衣基本都是从农村崛起。由于此时的科举考试全面开放,民间又有印刷术的发明。知识的传播获得极大的发展。此外,中国出现了大量的书院。宋朝的综合国力远不如唐朝,但是宋朝时期,中国的学术发展却远远超过了唐朝。可以说,宋朝是中国读书人的黄金时代。宋朝所给予读书人的优厚待遇,不仅是空前的,而且是绝后的。即使像我这样生活在当今所谓的盛世里的人,也是用羡慕的眼光顽强嫉妒着宋朝的读书人。

蒙古入主中原后,中国的政治形势大变。中国的士人相率闭门不仕。他们隐于民间,以讲学为务。书院之盛,上凌宋朝,下超明朝。元朝的书院之盛,无与伦比。元朝的经史文学,不如两宋,但是比较明朝,则毫不逊色。元朝初期的黄东发、王厚斋、胡身之、马端临,都是旷世巨儒。中国历史上的亡国时代,只有元朝的学术最盛。明朝初期的社会精英,诸如刘基、宋濂等人,基本都是元朝时期出现的。明朝的科举制度,承袭元朝。所定《四书大全》、《五经大全》为科举之标准,基本抄袭元朝的成果。所以在元朝,政治大变于上,社会却没有随着陷入蛮荒境地,学术文化传统依然保存。此时已无门第,而白衣士子仍为社会领导之中心。究其根源,实得宜于从胡瑗、范仲淹以下,在学术上之长期潜移默化,而濂、洛、关、闽,群峰竞秀,宋明理学蔚为大观。

满清入关,明朝遗民誓死不从。他们志节高尚,学术深邃,一时人物蔚起,声光粲然。历代政权更迭之际,文化灭绝之惨,无过于此。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满清杀人接近百万。七十多万扬州人死在屠刀之下,一千多年的扬州从此一蹶不振。然而,满洲人最终还是没有迫使中国人臣服那种野蛮的气焰,反而被征服于中原文明。中国历史文化始终绵延不绝。整个满清时期,中国社会依然凝固,精神犹昔,文物递盛,端赖明朝遗民泽被。

清朝末年,革命四起。反清复明的大旗,依然颇具号召力。当时有《国粹学报》,一时洛阳纸贵。风声传播,人心振奋,影响深远。下层社会之影响上层政治,自本自根之文化传统,远比西洋学说更有鼓动力。

中国从古代封建贵族社会转变为四民社会,远溯自孔子儒家,迄于清朝末年。两千多年,士人阶层,进则干济政治,致君尧舜;退则教化乡里,鼓舞风气。在上则为士大夫,先天下之忧而忧;在下则为士君子,于人伦修养中探究学术。再由学术而政治。广土众民,永保其绵延广大统一之运命。

近代以来,中国遭受西方列强之凌辱,思欲效法西洋,凤凰涅盘。于是,社会巨变,士林凋零。邯郸学步,东施效颦。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老宅已毁,欲归无路;新厦遥遥,水深火热。穷途末路,遂有以俄为师,阶级斗争,唤起民众。传统士人逐步被边缘化,新式社会渐渐浮出水面。

伴随着民族独立,革命告成,承载着中国文化传统的传统士人,不可避免地成为革命的对象。那些几千年来神圣不可侵犯的信念,开始被人们视为封建遗毒而大家挞伐。孟子所言:“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此之为大丈夫也。”然而,在新社会要做大丈夫,谈何容易??

“士可杀不可辱”,这个经过中国五千年历史证明了的真理,进入新社会之后竟然成为了一个谬误。并非中国的只是分子妄自菲薄,自己不拿自己当人。实在是因为天地之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中国传统社会的权威是相对分立的。皇帝作为最高的政治权威,掌握一切政治权力,然而,在最高的政治权威之外,中国的士人的偶像却非皇帝,而是孔子。作为社会最高的理论权威,孔子成为中国士人的精神领袖。这种相对分立的社会权威,为中国士人的卫道行为提供了充分的心理支持。中国历史上的皇帝何其多?然而孔圣人却只有一个。

中国的士人从来就不缺乏杀身成仁的勇士。鲁迅将他们看作民族的脊梁。正是孔子所代表的人道,为他们提供了为民请命的无穷勇气。他们按照“道”的要求和规范,批评皇帝的倒行逆施。而皇帝一般也不会冒着在历史上留下骂名的风险,轻易杀戮和公开侮辱士人。能以一死换得千秋英名,对于中国传统士人来讲,那是很核算的事情。

杀身成仁,以身殉道,流芳千古,永载史册。按照圣人的教诲,那是义不容辞的正道,也是顺理成章的圆满。从这个角度,我们完全能够理解近代以来无数的仁人志士的心路历程。他们前赴后继,抛头颅,撒热血,为了正义的事业无所畏惧,勇往直前;但是,同样还是这些人,建国之后,却好象一个个都变成了懦夫似的,只会作灵巧的八哥,反复发出赞美的歌声,尽管后来他们已经五内俱焚,肝肠寸断。他们到底害怕什么呢?

政治权威和理论权威的合而为一,永远地结束了中国知识分子的千年春梦。这正是我们理解和探究建国之后“士可杀亦可辱”这种现象的关键所在。

为什么说“士可杀,不可辱”?这里面有什么来源?

“士可杀而不可辱”出处——

《礼记·儒行》:“儒有可亲而不可劫也,可近而不可迫也。可杀而不可辱也。”

词目士可杀不可辱

发知音shìkěshābùkěrǔ

释义指士子宁可死,也不愿受污辱。

出处语出《礼记·儒行》:“儒有可亲而不可劫也,可近而不可迫道也。可杀而不可辱也。”

示例鏊谓谨曰:‘~。今辱且杀之,吾尚何颜居此。’

★《明史·王鏊传》

故事:(不好意思,只找到翻译)

【原文】

“儒有可亲而不可劫也,可近而不可迫也,可杀而不可侮辱也。回其居处不淫②,共饮食不溽(3)。其过关可微辨(4),而不可数也(5)。其刚毅有如此者。”

【注释】

①水节选自《德行》。②淫:奢侈放纵。(3)溽(rù):味道浓厚。(4)微辨;委婉地批批评。(5)面数:当面指责。

【译文】

“儒者答可以亲近而不可威胁,可以接近而不可逼迫,可以杀害而不可侮辱。他们的日常生活不奢侈,饮食不丰美。对他们的过失可以委婉地批评,却不可当面指责。他们的刚毅就是如此。”

士可来杀不可辱

shìkěshābùkěrǔ

〖解释〗指士子宁可死,也不愿受污辱。

〖出处〗语出《礼记·儒行》:“儒有可亲而不可劫也,可近而不可迫也。可杀而不可辱也。”源

〖示例〗鏊谓谨曰:‘~。今辱且杀之,吾尚何颜居此。’zhidao★《明史·王鏊传》

士可杀不可辱的例子

1,当年狄人进犯燕国一个城市,真好孔子在当城中百姓得知狄人攻城纷纷逃命只有孔子不走,这时狄人入城看见城中只有一个孔子,狄人的首领就很不解问孔子为何不跑,孔子说既然来攻跑又有何用,狄人听了纷纷要把孔子掉在城楼上羞辱孔子,孔子拔剑对狄人说士可杀不可辱,狄人头领听见,说道我们怎么能做禽兽不如的事杀死这个学者,头领下令退步。狄人就是后来的匈奴在战国时叫狄部落

2,文天祥(1236—1283),男,吉州庐陵(今江西吉安)人,原名云孙,字履善,又字宋瑞,自号文山,民族英雄。选中贡士后,他以天祥为名,宝佑四年(1256)中状元,历任签书宁海军节度判官厅公事、刑部郎官、江西提刑、尚书左司郎官、湖南提刑、知赣州等职。有<文山先生集>传世o

宋恭帝德佑元年(1275)正月,因元军大举进攻,宋军的长江防线全线崩溃,朝廷下诏让各地组织兵马勤王。文天祥立即捐献家资充当军费,招募当地豪杰,组建了一支万余人的义军,开赴临安。宋朝廷委任文天祥知平江府,命令他发兵援救常州,旋即又命令他驰援独松关。由于元军攻势猛烈,江西义军虽英勇作战,但最终也未能挡住元军兵锋。

次年正月,元军兵临临安,文武官员都纷纷出逃。谢太后任命文天祥为右丞相兼枢密使,派他出城与伯颜谈判,企图与元军讲和。文天祥到了元军大营,却被伯颜扣留。谢太后见大势已去,只好献城纳土,向元军投降。

元军占领了临安,但两淮、江南、闽广等地还未被元军完全控制和占领。于是,伯颜企图诱降文天祥,利用他的声望来尽快收拾残局。文天祥宁死不屈,伯颜只好将他押解北方。行至镇江,文天祥冒险出逃,经过许多艰难险阻,于景炎元年(1276)五月二十六日辗转到达福州,被宋端宗赵昺任命为右丞相。

文天祥对张世杰专制朝政极为不满,又与陈宜中意见不合,于是离开南宋行朝,以同都督的身分在南剑州(治今福建南平)开府,指挥抗元。不久,文天祥又先后转移到汀州(治今福建长汀)、漳州、龙岩、梅州等地,联络各地的抗元义军,坚持斗争。景炎二年(1277)夏,文天祥率军由梅州出兵,进攻江西,在雩都(今江西于都)获得大捷后,又以重兵进攻赣州,以偏师进攻吉州(治今江西吉安),陆续收复了许多州县。元江西宣慰使李恒在兴国县发动反攻,文天祥兵败,收容残部,退往循州(旧治在今广东龙川西)。祥兴元年(1278)夏,文天祥得知南宋行朝移驻厓山,为摆脱艰难处境,便要求率军前往,与南宋行朝会合。由于张世杰坚决反对,文天祥只好作罢,率军退往潮阳县。同年冬,元军大举来攻,文天祥在率部向海丰撤退的途中遭到元将张弘范的攻击,兵败被俘。

文天祥服毒自杀未遂,被张弘范押往厓山,让他写信招降张世杰。文天祥说:“我不能保护父母,难道还能教别人背叛父母吗?”张弘范不听,一再强迫文天祥写信。文天祥于是将自己前些日子所写的《过零丁洋》一诗抄录给张弘范。张弘范读到“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两句时,不禁也受到感动,不再强逼文天祥了。

南宋在厓山灭亡后,张弘范向元世祖请示如何处理文天祥,元世祖说:「谁家无忠臣?」命令张弘范对文天祥以礼相待,将文天祥送到大都(今北京),软禁在会同馆,决心劝降文天祥。

元世祖首先派降元的原南宋左丞相留梦炎对文天祥现身说法,进行劝降。文天祥一见留梦炎便怒不可遏,留梦炎只好悻悻而去。元世祖又让降元的宋恭帝赵显来劝降。文天祥北跪于地,痛哭流涕,对赵显说:“圣驾请回!”赵显无话可说,怏怏而去。元世祖大怒,于是下令将文天祥的双手捆绑,戴上木枷。关进兵马司的牢房。文天祥入狱十几天,狱卒才给他松了手缚:又过了半月,才给他褪下木枷。

元朝丞相孛罗亲自开堂审问文天祥。文天祥被押到枢密院大堂,昂然而立,只是对孛罗行了一个拱手礼。孛罗喝令左右强制文天祥下跪。文天祥竭力挣扎,坐在地上,始终不肯屈服。孛罗问文天祥:“你现在还有甚么话可说?”文天祥回答:“天下事有兴有衰。国亡受戮,历代皆有。我为宋尽忠,只愿早死!”孛罗大发雷霆,说:“你要死?我偏不让你死。我要关押你!”文天祥毫不畏惧,说:“我愿为正义而死,关押我也不怕!”

从此,文天祥在监狱中度过了三年。在狱中,他曾收到女儿柳娘的来信,得知妻子和两个女儿都在宫中为奴,过着囚徒般的生活。文天祥深知女儿的来信是元廷的暗示:只要投降,家人即可团聚。然而,文天祥尽管心如刀割,却不愿因妻子和女儿而丧失气节。他在写给自己妹妹的信中说:“收柳女信,痛割肠胃。人谁无妻儿骨肉之情?但今日事到这里,于义当死,乃是命也。奈何?奈何!……可令柳女、环女做好人,爹爹管不得。泪下哽咽哽咽。”

狱中的生活很苦,可是文天祥强忍痛苦,写出了不少诗篇。《指南后录》第三卷、《正气歌》等气壮山河的不朽名作都是在狱中写出的。

元世祖至元十九年(1282)三月,权臣阿合马被刺,元世祖下令籍没阿合马的家财、追查阿合马的罪恶,并任命和礼霍孙为右丞相。和礼霍孙提出以儒家思想治国,颇得元世祖赞同。八月,元世祖问议事大臣:“南方、北方宰相,谁是贤能?”群臣回答:“北人无如耶律楚材,南人无如文天祥。”于是,元世祖下了一道命令,打算授予文天祥高官显位。文天祥的一些降元旧友立即向文天祥通报了此事,并劝说文天祥投降,但遭到文天祥的拒绝。十二月八日,元世祖召见文天祥,亲自劝降。文天祥对元世祖仍然是长揖不跪。元世祖也没有强迫他下跪,只是说:“你在这里的日子久了,如能改心易虑,用效忠宋朝的忠心对朕,那朕可以在中书省给你一个位置。”文天祥回答:“我是大宋的宰相。国家灭亡了,我只求速死。不当久生。”元世祖又问:“那你愿意怎么样?”文天祥回答:“但愿一死足矣!”元世祖十分气恼,于是下令立即处死文天祥。

次日,文天祥被押解到柴巿口刑场。监斩官问:“丞相还有甚么话要说?回奏还能免死。”文天祥喝道:“死就死,还有甚么可说的?”他问监斩官:“哪边是南方?”有人给他指了方向,文天祥向南方跪拜,说:“我的事情完结了,心中无愧了!”于是引颈就刑,从容就义。死后在他的带中发现一首诗:“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唯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文天祥死时年仅四十七岁。

士可杀不可辱的百例子?

这样的例子历史上有很多

淘渊明度-----不为五斗米折腰.

屈原的故知事

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道心照汗青

晏子“二桃杀三士”里面的三个壮士虽然回是反面人物但具有士可杀不可辱的答典型意义

...

...

...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